听书 - [综恐]这坑爹的世界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一间布置奢华的房间,一个巨大的屏幕上将这洛可可所在的那间房间的图像,从监视器传回的内容来看,那个女人似乎清醒了过来。

坐在显示屏前的男人贪婪地看着女子美丽的脸孔,心底想要将她据为己有的欲/望几乎要冲破他的理智,他多么想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将那个女人藏在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地方,可是理智却提醒着他,一旦背叛了组织,等待他的会是多么惨烈的下场。

颤抖着手将监视器的画面调到另一个,那种勾人心魄的感觉终于慢慢散去,男人身子一下子瘫软在柔软的椅背上,他现在只感觉自己就像是刚刚和猛兽进行了一场赛跑一般,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那个女人实在是太邪门儿,他只是从监视器中看着她,便不可自拔地被她所吸引,也只有史蒂夫那个变态才会将这样的尤物送到这种地方。

洛可可察觉到那个在暗处监视着他的目光消失了,她松了一口气,飞快地挣脱了手上的束缚,朝着门口的方向挪动过去。

还没等洛可可暴力拆除掉这扇牢固的铁门,只听见咔哒一声轻响,门上的把手转动了起来。

有人来了,洛可可身子往后退了几步,戒备地看着紧闭的铁门。

铁门推开时发出刺耳的吱呀声,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皮衣的男人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砍刀走了进来。

他看见醒过来的洛可可,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笑容,猩红的舌头在嘴唇四周添了一圈,狞笑着朝着洛可可走了过来。

又一个。

洛可可几乎要怀疑自己身为富江的魅力了,这男人丝毫没有为她着迷的迹象,从他的神情里可以看出,这个男人此刻只想着将她虐杀了。

洛可可的恶趣味上来,装作慌乱的样子一边尖叫着一边朝后面退。

“求求你,不要靠近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英雄壮士,嘤嘤嘤,人家可以给你钱,不要钱的话人家自己都可以给你的。”

我擦,妹子你这画风不对啊!妹子你的节操?演戏演过头了吧?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狞笑,声音如同粗粝的砂纸相互摩擦一般,难听之极:“钱,我有得是,我最喜欢听美丽的女人临死前发出的惨叫声,这让我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变态!

洛可可眯起眼,从这男人进来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她眯起眼睛,又将这个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一眼便看出了问题。

这么数量庞大的冤魂,粗略数数竟然多达数十个,这些冤魂的身体残破不堪,显然身前遭遇过无比残酷的虐待,她们的头颅却保持的相当完整,美丽的面孔还保留着死去时那一刻的表情,恐怖狰狞怨毒。

她们在这个男人的身边缠绕不散,拼命地撕咬着他的身体,可惜身为冤魂的她们根本没有办法触碰到这个还活着的男人,她们所做的这一切不过都是徒劳而已。

这个男人本以为自己说出这番话来,这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女人会吓得尖声大叫起来,他最喜欢漂亮女人的惨叫声,她们长得越漂亮,叫起来的时候便会越让他觉得兴奋。

这个男人在社会上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从小时候起,他便喜欢用各种方法虐待那些温顺的猫狗,当血液喷洒在他的脸上,他便会觉得无比地快意,当虐待猫狗已经满足不了他的时候,他找到了这个地方,也发现了让自己更加兴奋的途径。

平日的时候,他是个彬彬有礼的绅士,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会褪下他斯文的外皮,变成那个残暴的怪兽。

只要出得起价钱,在这个地方,他就是上帝,他可以尽情地享受着操纵他人生命的快意。

洛可可的脸沉了下来,她没有了继续和他玩下去的欲/望,这样随意践踏其他人生命的人渣,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

洛可可着实地高估了这具身体的能力,她可以轻易地对付村上夫妻,对上明显练过的男人,便显得有些吃力了,富江的能力全都加在外貌上,她的身体脆弱到根本承受不了洛可可身体的力量。

狼狈地躲开男人挥过来的砍刀,洛可可慢了一步,手臂上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鲜血顺着白皙的胳膊滴滴答答地落在了地上,洛可可的视线落在地上的那一滩鲜血上,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

我擦,这种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她从什么地方弄来或点了这一滩可能会重新生出复制体的血液啊!

只是稍微愣了下神,那个男人的砍刀又挥了过来,洛可可堪堪躲了过去,高声喊了一句:“你特么是不是男人,怜香惜玉你会不会!”

显然洛可可高估了外国人对于博大精深汉语的认知,这个男人显然听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手上又用上几分力气,直接将一把砍刀舞出了方天画戟的气势。

洛可可抽空瞄了一眼地上的那滩血,不过两分钟的时间,一个黑漆漆的头颅已经从那滩血液里生长了出来。

这种刺激人心理极限的东西实在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化得了的,洛可可捡着空隙,一脚直接将男人朝着复制体的刚刚长出的头颅踹了过去。

洛可可心里隐隐有种感觉,那个头颅可以给她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

(⊙o⊙)…

在男人飞过去的那一瞬间,洛可可看到复制体的头颅猛地变大,惨白的脸,妖娆的泪痣,唯一不同的便是那张张开的满是锯齿的大嘴。

‘咔嚓’一声脆响,男人的头颅被复制体锋利的牙齿咬碎,不过几秒钟,复制体便将男人的身体吞了下去。

嘎嘣,嘎嘣,嘎嘣,咀嚼骨头的声音在这小小的房间内分外的渗人。、,洛可可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此事的情景,吃掉那个男人之后,复制体的身体很快便长了出来,新生的复制体富江,红果果地出现在洛可可的面前。

两人面面相对,久久无言。

“那个,连衣服一起吃下去真的不会消化不良么?”

“至少也该把那个砍刀留下来啊。”

复制体富江(╯‵□′)╯︵┻━┻,为毛会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本体?没有迷惑到男人,反而被男人追着狼狈的逃跑,她简直就是身为富江的耻辱!

洛可可没有读心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复制体富江嫌弃了,她从来都不擅长运用自己的美貌,比起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她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在看到洛可可一脚踹飞了那扇铁门的时候,复制体富江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等会儿,她看错了吧?她这么身娇体软易推倒的身体怎么会做出这么彪悍的动作!

复制体默默地将头扭到了一边儿,她绝对不承认这个彪悍的女人是富江,她一定变异了,嗯,肯定是这样。

一路上,洛可可看到了许多血迹斑斑的房间,那种刺鼻的血腥味儿熏得洛可可差一点没晕过去,这地方简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屠宰场,倒是复制体,脸上的表情十分正常,好像那些残留的血迹和碎肉块之类的东西都是些在平常不过的玩意儿。

想起她刚刚吃掉那个男人的彪悍场景,洛可可默默地转过头去,对于这样彪悍炫酷的女人,这些不过是小意思而已。

身体的力量不能用,洛可可开始尝试使用自己精神的力量,再发现精神力可以自由使用之后,洛可可松了一口气,刚刚也不知道哪儿短路了,居然没有想到用精神力对付那个男人。

洛可可用精神力干扰了这栋房子里面的监控设备,然后逐一开始对付那些丧心病狂的人们。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以为自己有钱便能作为上帝,他们肆意轻贱着别人的生命,只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嗜好,她亲眼见着一个男人手段残忍地在年轻男子的身上雕刻着诡异的图形,也看着一个长相漂亮的女人为了自己的年轻美貌而将美丽女子的身体绞成碎肉,掺着她们还温热的鲜血涂到了自己的身上。

复制体很不理解洛可可的愤怒,在她的认知里面,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可以无限制地复制重生,如果她愿意,她可以讲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变为富江。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他们怎么样对待那些死去的人,洛可可便让他们也同样地被自己所相出的那些手段所对待。

她赋予了那些被残害的冤魂可以触摸到实体的能力,然后看着那些突然显出身形的冤魂疯狂地虐杀着那些曾经害死了他们的人。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洛可可站在那间巨大的仓库外面,将自己的精神力无限地扩大,将整个仓库全都收拢在里面,精神力慢慢压缩,仓库坚硬的外墙快速地崩塌,灰尘漫天而起,等到灰尘散去的时候,这片满是罪恶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堆废墟。

复制体看着这一切,默默地往旁边跨了一大步,离开了洛可可的身边。

嘤嘤嘤,本体太厉害了,挥手间樯橹灰飞烟灭,弄死她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抱紧大腿好乘凉,她决定以后都要跟着她了。

“富江。”

“嗯?”

“我们走吧。”

“去哪儿?”

“星辰大海。”

“╭∩╮(︶︿︶)╭∩╮”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