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狼性王爷最爱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热!

不!是烫!

傲雪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烫过,不光是肌`肤,就连骨骼,五脏六腑都觉得快烧焦了。身体的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每一寸皮肤都在卷曲,都在撕扯!

瞬息之后,一股凉意袭上心头,不若冰山,却比冰山更森然。

陡然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她伸手,朝两旁探去。

左边,是一个**的东西,好像是圆柱形,外面还披着布料之类的东西;右边,也是**的东西,光滑的,竖立的,好像,是木料……

再往上,从坐起到蹲起,再到缓缓站起,

好奇怪,死之前明明穿的是T+牛仔裤,这会儿怎么套上了裙子,还是公主裙那种款,里三层外三层的。这会儿虽看不见,可手上的触觉分明告诉她,裙子面料很高级。

很快,她摸到“匣子”顶层,使劲往上顶,再顶。

“咔”的一声,光线闯入瞳孔。

傲雪再一使劲,将盖子再往旁边移出一些,整个身体直了起来。

天!

这个,这是哪里?也,也太玄幻了吧!

至少有200平米,大厅上上下下全是白色大理石浮雕,由于是同色,具体雕刻的是什么看不真切。

浮雕墙上,每隔10米左右就是一盏小油灯,豆大的火苗上散发着昏黄幽森的光。

自己所在的位置位于大厅正中,双手扶住的东西,是一个深黑色棺材!

周围安静得半点声音也无。

傲雪再一次低头。

“啊~”一声尖叫划破幽静,声音复而化作回音,给整个空间平添了几分幽森。

只见黑色棺材上,十个手指头白森森吓人,而更为恐怖的是,十个手指的指甲,红彤彤的,竟一个比一个长。

这……究竟怎回事?

“唉~”一声晃荡荡的叹息悠悠然飘来,傲雪更觉毛骨悚然,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一个个冒出来。一阵冷风吹到脖子上,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当一个人孤立无援的时候,首先要自己强悍,傲雪使劲握拳,再握拳。

不管了!先爬出棺材再说。

手上使力,重心上移。

就在她抬腿,准备翻出去时,自己的脚,忽然被一个什么东西捏住了。

不……不会是鬼吧?!

傲雪的心又提到嗓子眼,哆哆嗦嗦的低头。

一只手笼着绛红色宽大袖子的手正扼住自己的脚,而自己的下半身,穿的竟也是绣金线绛红色裙子。

傲雪伸手,双掌支在棺材盖子上,大力推了出去。

只听“哐当”一声,棺材盖子滑落在地,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双幽暗无底的眸。

“啊!~”傲雪又是一声尖叫。

然后她看见对面那双眼睛微微皱了皱。

视线一点点扩大,这是一张绝对谈不上白希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眸,削薄轻抿的唇,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

男人平躺在棺材里,一袭绛红色长袍,领口袖口的位置皆是金边繁复祥云刺绣,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胸口那条金色盘龙。

领口的位置微敞,露出小块的结实的皮肤,古铜,性感极了!

那人明明毫无温度的眸,此刻带着丝丝戏谑,看着自己。

而自己,从脚到上身,亦是同色裙子,袖口领口亦是金边祥云,就像,就像……情侣装。

唯一不同的,便是胸口的绣纹,自己这件衣服上,绣着一只羽毛鲜艳的鸟。

死了,棺材里睡觉,鬼,盘龙……

傲雪立即发挥了自己超强悍的想象能力,难道……

自己死后荣升为阎王的女人?

而地府,居然还保留着中国古代的穿衣模式?

不对!阎王虽然是鬼,但也不至于审美这么差吧~

抬手,双手齐齐抚上脸。

顿时,她瞪大了双眼,哪去了呢?我的痘痘哪去了呢?我的大饼脸哪去了?……

指尖下,一寸寸全是细腻的皮肤,大饼脸也换做了瓜子脸,鼻子高蜓,难道,阎王看上自己心灵美,然后给自己换了脸?

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平躺在棺材底的那人,那人也正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看着她。

“你……是阎王吗?”傲雪问。

“阎王……”那人重复。阎王两个字在喉咙上打着旋,正是低沉的好听的男中音。

“喂,你到底是谁,这里是哪里?”

“王妃还是和以前一样调皮?竟装作连本王也不认得了?”那人启唇,两只手撑在棺材底上,调整成一个舒服的斜靠的姿势。

王妃……本王……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傲雪瞪着眼睛,继续问。

“为什么会在这里?”那人又是低低重复,眸中满是笑意,“本王不慎被歼人所害,一杯毒酒送了性命。作为王妃,自然要到阴间陪着本王!怎么?王妃竟连自己的职责都忘了吗?”

死了?!合葬?!陪着?!

靠,万恶的旧社会,凭啥他死了要他女人陪葬?!

等等!她不是穿了吗?

理论上,怎么也应该穿在一个刚死的人的身上吧,可是,可是她怎么穿越到一个鬼魂身上了?!

阎王啊,不带你这么坑爹的啊!!!

可是,鬼魂怎么穿鬼魂啊……傲雪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我现在究竟是人是鬼?!”傲雪微皱了眉头。

“你觉得呢?”浅笑,细长蕴藏着锐利的眸微眯,向上弯起,看起来,像只……像只狐狸!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傲雪的心里忽然闪过一丝灵光,警惕的盯着对面那人,伸出一只手指,万般小心的朝那人身上戳去。

暖的,软的!

传说中,死人和鬼魂都冰的!

她的心头一喜,几乎有种落泪的冲动,双手顿时覆上自己脸庞。

热的!也是热的!

没死!真的没死!!!

“现在是什么朝代?什么国家?”傲雪忙着问。

“西凉,顺帝28年。”那人依旧笑米米的,仿佛,没有丝毫不妥。

傲雪顿时咧开了嘴,眉目间全是大喜之色:

尾巴,我没死!我没死!而且我穿了!真的穿了耶!

根据你告诉我的穿越定律,只要是穿越,就一定是女主!

你一直叫我自己写文的,如今我决定了,一定把自己的穿越史写出来!

“这里是哪里?”

“陵墓。”

傲雪一向自来熟,也不觉得和这么个陌生男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妥,只“喔”了一声:“对了,我有点饿了,哪里有吃的?”

她转头往空空如也的四壁看去,白色有暗纹的大理石,整个空间泛着冰凉之气。

“我也饿了 ̄”那人在她身后开口,悠然的语气,有浅淡笑意。

“那就一起找点吃的吧,然后再离开这里。”既然都是人,自没理由住在陵墓,睡进棺材。她把两只手撑在棺材沿上,重心朝上就准备往外翻。

一只脚正搭上棺材口,正要翻出去,忽然左脚被人握住,微微一拽,整个人落了下来。

刚好落在那个柔软的身体上,以趴着的姿势,脸刚好凑在那个胸上,本来微敞的衣服又被蹭开一点,精实的胸膛一览无遗,麦色皮肤,有温暖体温。

太,太性感了!

与此同时,一股很奇怪的香味漫上鼻子。

“这是什么香味?”傲雪抬眸,顿时跌入一双深紫的眸。

天,这个人的眼睛,竟是紫色的!真,真迷人啊!

“龙涎香。”那人说着,似乎并不准备让她起身,随手环在她的腰上。

那样暧昧的姿势,如同,亲密已久的情侣。

好吧,她傲雪是色,可不代表她能随便和男人亲热!

“喂,别闹了,快放开我!”她使劲推着他的胸口。

“怎么这么不乖,刚才就给你说了,要你合葬,是要让你陪我的!”低沉的嗓音在傲雪耳边响起,再次重复:“我饿了……”

我饿了……

一语双关,该死的一语双关!

傲雪的脸顿时就红了:“喂,饿了就和我一起找吃的啊!”使劲推着那人,准备继续往外爬。

腰部被锢得死死的,别说是爬出去,就连站起来都不可能。

那人低笑:“本王的王妃,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温热的鼻息喷在傲雪耳垂,痒痒的,似有无数小虫子从心间爬过。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那温热的鼻息立即化作温热的火,顺着锁骨,顺着身体的感觉神经慢慢爬到四肢百骸。

温温的,很奇妙。

于此同时,一股热流亦从鼻子处流出。

“王妃,你流鼻血了!”那人笑,抬手朝她鼻下拭去。

啊!太丢人了!!!

以前看各种帅气影星各种少儿不能看的书籍都木有流鼻血,怎么被这人一摸就……

她赶紧捏住自己的鼻子,仰头望天。

旁边那人一阵浅笑,大掌却驾轻就熟探到傲雪衣裙扣子处……

手指微凉,傲雪很快反应过来,也不顾还在流血的鼻子了,一把按住那人的手,一双大眼瞪着那人,警惕的问:“喂,你干嘛?!”

“王妃,本王饿了……”那人说着,丝毫不理会傲雪的排斥,只继续他的动作。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