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镖客江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北方的冬天从来不缺乏大气和凛冽,但江南的冬天从来都是如此萧索。

风并不冷,但却很大,吹动淅淅沥沥的雨点,打落了一地的落叶。

地面上铺满了落叶,红的,黄的,绿的,就像五颜六色的地毯,让人不知道脚下这青石板铺成的道路本来是青色的还是血红色的。

“咕隆…咕隆…嘎吱…嘎吱…”

一匹瘦骨嶙峋的脱毛老马,拉着一辆似乎比路边这根旗杆还要腐朽的马车缓缓驶来。

马车停在了旗杆下。

旗杆就在大门口,很粗壮,也很高,上面还有一个巨大的刁斗,狂风发疯似的肆虐,卷动着破抹布般的旗子,看不清这面旗子上究竟画着什么或者写着什么。

这根旗杆应该很久了,上面已经生满了青苔,

“嘎吱…”

无情的风终于出吹裂了旗杆上面巨大的刁斗,几片轻飘飘的朽木片翻翻滚滚掉落下来,正好砸在了马车顶上。

马车果然很腐朽了,一片朽木居然将车顶砸出一个洞来。

“唉,这车也该换换了!”

马车中带着一股浓重的霉味,里面的人或许不知道,但不知何时出现在马车前面两丈外的一个蓑衣女子肯定闻到了,因为风在向她那边吹。

或许还不仅仅是霉味,否则这张本来就不算漂亮的脸此刻也不会显得这么狰狞了。

她抬手捂住了鼻子,可惜的是她忘了捂住耳朵。

“咘…噗…”

一个很大、很怪异的声音又从马屁股后面响起,然后顺着风钻进了她的耳朵,斗笠下本就已经狰狞的脸抖了一下,顿时变得比北方的严冬还要冰冷。

她捂着鼻子的右手瞬间就握住了左手中的剑柄,血红色的穗子,但她的手未免也有些太白了,白的缺少一些血色,不过奇怪的是,她的外手腕上却有好几条淡淡的伤痕。

剑动了,凌冽的寒光刚刚泄出一丝,似乎有白光或者黑光一闪,剑却又‘噌’的一声还回去了。

握着剑柄的手就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一下子松开了,但终于变得不那么白了,有了血色。

殷红的血落在血红色的剑穗上,再也分不清谁是谁。

她的外手腕居然又添了一道新鲜的口子,仔细看,跟其他的几道一模一样。

“女孩子家家的,不要随便拔剑好不好?”马车中响起一个懒散却很年轻的声音。

这个声音又道:“而且一个女人动不动就杀人是很容易变丑的,尤其杀人多的更丑,比我这放屁的老马还丑,我都说了多少次了?”

蓑衣下的女子脸色早就变得比鱼肉还白。

她原本很瘦弱的身子似是无法承受住狂风的吹打,正在剧烈的颤抖。

“又是你…你这个魔鬼!”女子忽然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唉,要知道,胆小的女人更容易变老啊!”马车中又响起一声叹息,这人好像对女人很有研究。

老马被主人说丑,似乎不满意了,前腿上的皮毛抖动了一下,然后向旗杆上一靠,噌嚓噌嚓的蹭起了痒痒。

“吱呀…吱呀…”

旗杆顶上的刁斗在呻~吟,可惜还没等刁斗彻底裂开,旗杆就倒了。

老马被吓到了,长嘶一声就往前冲。

这马被吓得不轻,冲到拐角处,居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急转弯。

“砰”

马车碎了,一只铁皮包着的马车轮子滴溜溜滚了过来,滚在了一堆白骨中。

白骨不远处是摔碎的刁斗木屑,下面铺着一张暗红色的旗帜。

这些白骨,竟是藏在旗杆的刁斗之中。

一颗白森森的颅骨,白骨的额头上居然有一道深深的砍痕,清晰可辨,骷髅头正好落在了一张血盆大口中。

确切的说,那已经是一张发黑的大口了。

旗帜上隐约还能分辨出是用金丝线绣了一只张着大嘴前扑的老虎和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不过如今早就已经变色,而且不完整了。

黑洞洞的骷髅静静的躺在地上,眼睛仰望着苍天,似乎在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骷髅边上多了一个人,一个年轻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少年人,他站在骷髅边上,眼睛与黑洞洞的骷髅眼睛对视着。

“滴答”

他瞪着骷髅头上那道砍痕的大眼睛中忽然流出了眼泪,滴在了那个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睛中。

空气中忽然一阵腥风吹来,一条蛇扭动了几下,就悄然出现在了镖旗边上。

紧接着第二条蛇,第三条蛇……密密麻麻的蛇,似乎这里一下子变成了蛇的乐园。

这些黏糊糊的动物翻翻滚滚缠绕在一起,尤其在这花花绿绿的地面上,估计能让人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嘶嘶…最近疯传的江湖传言果然没有错,云清扬当年死的时候,果然是死在这个刁斗里面的!”

嘶哑的声音就像是被人捏着喉咙叫出来的,一个比蛇还要恶心还要阴冷的黑衣人悄然出现在了一堆白骨边上。

他的脚下摔着一根小臂骨,白森森的骨头上还套着一个护腕模样的青铜镯子。

头骨边上站着的少年似乎没有察觉到包围他的毒蛇,也没有听到这个沙哑的声音。

他的眼中似乎只有这块头骨,或者说,只有这双黑漆漆的眼睛。

黑漆漆的窟窿倒映在他漆黑的眼珠中,仿佛出现了一副画面。

一双满含焦急的眼睛看着他,这双眼睛的主人额头在汩汩的流着鲜血。

他用劲了全身力气,将身边的一个小孩子丢下刁斗……

“快逃…”

少年眼中露出了痛苦,一滴晶莹的泪水滚落,泪水中倒映出正在弯腰伸手抓向那只青铜手镯的黑衣人的手。

泪水在距离颅骨黑洞洞的眼眶还有一寸的时候,又倒映出一片如亮银般的白光,在落进去的刹那,又倒映出一片凄美的红光。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黑衣人的手居然落在了那青铜手镯边上。

冒着热气的鲜血冲刷着青铜手镯,露出了‘龙虎镖局’四个字。

“咻…”

黑衣人口中发出尖锐的叫声,密密麻麻的毒蛇纷纷扑向恍若未动的少年。

少年的手动了,匹练似的银光闪过,空气中的腥臭味更浓了。

漫天血光中,一条闪烁着寒光的湛蓝色的蛇形剑疾刺而来。

少年第一次抬起了头,他居然是个很英俊的少年。

“蛇魔,我等你很久了!”这少年简直像个傻瓜,人家的剑明明已经到了身前几寸的地方了,他居然还在说话。

不过这声音落入不远处墙角拐弯处的女子耳中,她的脸色又变了。

“这个恶魔!”

她在心中暗骂。

“你是……谁!?”湛蓝色的蛇形剑在少年身前半寸的地方停下来,甚至要是有一阵风再吹一下,那锋利的剑锋就能划破少年的皮肤。

可这柄剑就像被定在了半空中,再也前进不了半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两根手指正夹着这柄明显淬了毒的湛蓝色蛇形剑,他就像凭空出现在了之类,那两根手指头,就像铁钳一样钳住剑身,任凭一只手断了的蛇魔如何挣扎都无法推动一分或者撤回一寸。

“少爷,他算一个吗?”老人看着少年,眼神中满是疼爱。

少年看了眼老人:“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老人恭敬的应道:“是!”

忽然,他的手一颤,那柄不知杀过多少人的蛇形剑忽然从中断折,剑尖落入老人的手掌,老人的手向后一挥,蛇魔的咽喉立刻就喷出了黑漆漆的鲜血。

那鲜血,就像沙漠中汩汩冒出的火油。

少年推开替他挡住了飚射而来的鲜血的老人,他的步幅很小,但每一步落下的距离却分毫不差。

走了四步,少年停下来,看了眼蛇魔身后,然后收回目光,弯下腰捡起了那枚青铜镯子。

镯子冰冷,握在手中比握着漠北的冰雹还要冷,少年的心更冷。

他将镯子在脏兮兮的身上擦了擦,然后塞到怀中,就开始整理地面上的白骨。

老人也在帮忙,少年也没有阻拦,散落的骨头太多了,有些甚至摔到了那破败不堪的大门前。

少年一块一块,缓缓的,慢慢的捡起来,一路来到了大门口。

门开了,但也烂了。

飘飞的木屑中走出一个打着一把油纸伞的白衣少女。

“云中帆,这就是你家?”少女瞥了眼用衣襟包裹着一块块骨头的少年,声音却给这阴暗的天色带来了一点光亮。

少年淡淡道:“我没家!”

白衣少女似乎很有求知欲,奇道:“你家不就是龙虎镖局吗?”

少年抬头看了眼油纸伞指着的一块破匾,眼睛深处露出绝望的痛苦之色,喃喃说道:“那是曾经的家!”

少女更奇了:“曾经的家就不是家了吗?”

少年忽然笑道:“既然是曾经……还能回去吗?”

他的笑仿佛有种奇妙的魔力,那明眸皓齿的白衣少女居然看呆了。

呆了好一会,少女忽然问道:“如果到了以后,师父也是曾经的了,师门也是曾经的了,你是不是也回不去了?”

少年转过身子的眼中居然又露出了痛苦之色,仿佛师门和家一样,让他痛苦。

苍天似乎都不忍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痛苦,阳光将云雾撕开了一道口子,少女也不忍心,拍手指着天,笑道:“看,那朵云好像一张帆啊!”

少年叹道:“可惜云中的帆注定一辈子都是吃风的,你该回去了!”

他似乎不愿意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老人,问道:“花伯,你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人来吗?”

花伯正在一洼积水旁搓洗着沾满黑血的衣服,听到云中帆的话,抬头笑道:“少爷你那么聪明,老奴愚笨,就不用去想那些了。”

少年哈哈笑道:“花伯,你可不笨哟,你聪明的很呐!否则蛇王谷的老幺蛇魔就不会这么轻松的死在你手上了。”

花伯苦笑一声,却不说话。

“花伯,既然总是要等的,正好雨过天晴云开,你陪我手谈一局吧!”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