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生命裁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晴空之上万里无云,一团血色火焰凭空而现。不过还未等那血色火焰稳住,便猛地光芒一颤,从高空直直坠落。

“咻”

一道红影窜出,迎风而涨,瞬间化为将近五米的怪蛇。背生一对巨大羽翼,浑身布满锃亮的红色鳞片。

不仅如此,那羽翼更是犹如凤凰双翼一般,熊熊烈焰燃烧,每次挥动都在空中留下淡淡的痕迹。

怪蛇一出现,蛇尾一甩,将坠落的血光包裹住,稳稳的放在双翼之间的背上。

血光散去,露出一个修长身影,正是脸色苍白的林敬修。而那怪蛇的身份自然也不言而喻了,正是突破之后的小怪。

这些年,对于小怪他从不吝啬灵丹、灵药,甚至还有大量妖丹。而小怪也没有让他失望,修为一路畅通无阻,如今已是五阶妖兽。

“走”

一落稳,林敬修想也没想的说道。

听到林敬修的话,小怪立刻双翼挥动,向远处飞去,远远望去犹如一道红线。速度比之林敬修全力以赴的遁光,也相差无几。

只是感受到小怪的速度,林敬修脸色并没有半点松懈,反而更加凝重。

一连十日,禹姓老者都死死的跟在他身后,任他手段施展也完全摆脱不开。如果不是在对方即将靠近时,依靠凤翔九天远遁,他恐怕早就撑不住了。

而且接连施展凤翔九天,他体内精血已是亏损严重。再这样下去,到时候都不用对方出手,他自己就会精血耗尽而亡了。

“高阶妖兽?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距离林敬修百里之外,禹姓老者口中喃喃自语道。

连续十日,每次在他认为林敬修无计可施时,总能出现一些惊喜,尤其是凤翔九天,如今更是连高阶妖兽都出现了。

“不过也是时候解决了,省得节外生枝!”

说罢,浑身银色火焰升腾,连续颤动数次后,整个人诡异的消失在原处。

另一边,正在尽力恢复灵力的林敬修,脸上突然一变转身向后望去,口中更是喊道:“怎么可能如此快?”

按照之前的情况,连续施展两次凤翔九天后,虽不足以摆脱对方,但也会有将近一两个时辰的缓冲时间。而如今,别说两个时辰了,连半盏茶的时间都没到。

“本来还想慢慢炼化,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说着落凤鼎飞出,双手灵决疯狂捏动,赤焰弥漫,随之化为金色灵焰。不过林敬修的动作并没有停下,片刻后,一抹翡翠色的光泽在金色灵焰中荡漾。

然后翡翠色的光泽呈现烈火燎原之势,眨眼间,便蔓延开来,将金色灵焰彻底同化为碧绿色火焰。

而就在碧绿色火焰出现的瞬间,一道微弱的银焰骤然跳动,正是禹姓老者的梭磷银焰。

梭磷银焰一出现,便立刻化为银梭形,一股奇异的能量随之散发。如果有灵婴后期的道君在此,就会立刻感觉到这股能量正是空间之力。

“现在还行走?”

林敬修冷哼一声,虚空一按,碧绿色火焰立刻化为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犹如鲸鱼吞水般直接将梭磷银焰吞下。

而就在此时,距离林敬修不足三十里的禹姓老者脸色身体凭空而现,浑身银色火焰连续颤动数次,甚至光泽都微微一暗。

“吞噬?这就是那传承灵焰的能力吗?”

话还未落音,禹姓老者的身体已经再次消失。林敬修虽然是丹灵后期,但他还未曾放在眼里。他的目标是传承灵焰,因此一直未曾全力出手,就是为了逼林敬修使用传承灵焰。

而在他看来,除了传承灵焰之外,不可能再有灵焰可以吞噬自己的梭磷银焰。即便是真的有,也不是林敬修一个区区丹灵期灵者可以掌控的。

“终于解决了!”

重新收回落凤鼎的林敬修长出了一口气,对方梭磷银焰虽然神秘,但落凤鼎乃是其本命法宝,被动了手脚他又岂会毫无察觉。只是一直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此次也不过是暂且一试。

加上他也感觉到对方似乎有所留手,因此亦没有全力以赴。当然此次如果融合后的丹焰都不能解决梭磷银焰,那他也只能动用生命裁决尺和那神秘的碧绿色火焰了

解决了银梭灵焰,林敬修立刻飘身而起,小怪再次重新化为一道红光飞入袖中。

血焰升腾,凝聚出一只血色凤凰,环绕在林敬修身边。

“凤翔九天”

口中轻喝一声,血色凤凰立刻包裹着林敬修。

但就在此时,一道道银色光柱从四周升起,眨眼间形成一个银色光罩。

原本就欲遁走的林敬修只觉全身一重,凤翔九天所带来的感觉戛然而止,连同浑身的血光一同散去。

“这是空间禁锢?”

看着头上的银色光罩,林敬修脸色难看至极。

因为凤鸣九步和凤翔九天的缘故,他虽不能掌控空间之力,但也能勉强借助,所以才能一眼便认出这银色光罩是对空间的禁锢。

而正常情况下,想要掌握空间之力,最少也是灵婴后期以上的修为。

“不错,老夫这梭磷银焰虽比不上真正的传承灵焰,但也是自传承灵焰演化而来,其神通正是空间之力!”

银光一闪,禹姓老者身影出现在不远处,口中悠悠然的说道。

“倒是你身上的传承灵焰,应该不知吞噬之力这么简单吧!”

这一次林敬修没有在说话,目光扫视着头顶的银色光罩,似乎在思索着破开这梭磷银焰的禁锢。

对于林敬修的无视,禹姓老者不以为然,不过却是虚空一握,银色光罩剧烈的颤动着,然后疯狂缩小。看其模样,似乎想要将林敬修直接炼化。

如果不是忌惮传承灵焰已有些许灵性,他根本不会如此大费周折,直接出手击杀林敬修便可。但此刻在直接的梭磷银焰所化的空间禁锢中,即便是传承灵焰也无处遁形的。

林敬修脸色凝重,嘴巴猛然一张,落凤鼎飞出,滚滚烈焰狂涌而出,化为一层火焰光罩,试图隔绝梭磷银焰带来的压迫。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根本就是徒劳无功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