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灭世苍穹录之重启窥世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龙王残躯的鲜血尽数换入上官枭的躯体里,一副十几米的身躯凝练出的精血,其中蕴含着龙丘赤冰五百年的全部修为,这血潮在他体内不断翻涌,逐渐融入他的血脉中,他们相融成了新的血液。

“擎龙之血!”这是它这新生血脉的名字。

伤口随着精血的融合逐渐愈合,那颗健壮年轻的心脏再次迸发出生劲霸道的心跳。

“这力量!”上官枭的身体里翻涌出来了一股异常强劲的力量,那寒心龙泉剑竟然第一次自己冲出玄灵海,重重扎在了地上,上面还浸这龙血。

随着寒心龙泉剑的落地,刚刚漂浮在空中的石块也瞬间落下。紧接着便是红雾爆发,赤冰蔓延。但这寒潮的源头,已经不是龙王的残躯了,而是那倒插在地上的寒心龙泉剑。赤冰飞溅而出,如同瀑布般轰泄开来,随后便是玄力引起的一阵爆炸。

“不好!”雨寂反应极快,放出灵动银水灵,凝出护罩将所有人庇在一起。

“好险,那是我的剑?!”上官枭在爆炸之后,便立即冲出雨寂的庇护,之间插在地面上的是有着彼岸花一般鲜红的绛色龙泉剑,近千年的寒戾之气已经中和成冰纹,隐约还有些许珑迹。

上官枭慢慢走到跟前。“这是?龙泉!”上官枭大叫一声,将众人引出雨寂的魂武之外。

“发生什么了?枭哥。”言柒第一个冲了出来。

上官枭将右手搭上龙泉剑的剑柄之上。一瞬间,寒气窜上手臂,回荡在胸前,强大的寒气将空气凝成暗红色的冰甲,后背立起数根冰刺,远处一看如同铠甲一般。

“这冰甲,好帅!”颜鸢璃痴痴地望着上官枭的新装束,但情不自禁地便将眸子的焦点移向了那蔓上冰纹的俊颊,俏脸上不禁生出一丝羞红。

“这寒心龙泉剑变化了好多。这赤冰,有着和传说中彼岸花一般的绛红色,不如就更名为……绛寒龙泉剑吧!”上官枭边说着,边细细打量着剑身。“似乎还有一个新武技,极冰之舞?有机会再试试吧……”上官枭心中默念道。

剑身重了不少,剑锋多了些断刃的锋齿,是正宗的绛红色。剑锋上有纹路如同血丝般从剑脊延伸出来,且剑脊上还留有被寒气冲破的冰纹,那般自然的狂野之美,很符合上官枭的审美。剑柄的冰核也染成了绛红色,成为了刻有暗纹的四边形棱晶嵌合体。就连手握之处也多了几条自然冰裂的纹路,显得极其自然与狂野,如同叛逆的青年般狂傲不羁。

还没等上官枭欣赏完,龙棺中冲出一把钥匙,上官枭眼疾手快,在空中夺了下来。

“看来这便是龙族的钥匙了。”龙钥的钥齿处有异常复杂龙铭体系,已经超出上官枭的认知范围,至少现在都他,不可能参悟领略。

随后棺材内有飘出一块石头,如同冰核一般,有独特的几何结构却令人说不出来,如果非要说像什么吧,这简直就是颗心脏。

上官枭也开始打量起眼前这块新的“玩具”石头。红色的暗纹和隐藏的龙铭足有数万道,并且精准地分布在各个角落,并不是叠源类似的技术。

凭上官枭现在都手艺,想要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几乎是不可能,抄写就更不会了,所以这东西是干什么的,有什么用,他也不知,毕竟这东西以前也尚未见过,运作原理也并不了解。

“对了龙甲!”上官枭想起来,走到龙棺前,果然有三副龙甲。

龙纹降身甲,鳞肋彩芳甲,龙纹游空甲。三甲旁边,用黎明文字雕刻着他们的名字。

“龙纹降身甲,这是你的樊羽。”上官枭从棺中取出,丢给了樊羽。

“我也要!”言柒凑上来。

“这个比较适合你,龙纹游空甲。”上官枭递给言柒,言柒一脸满足的样子。

“鸢璃,这个给你吧,这是副女甲,我们当中只有你是女生,鳞肋彩芳甲。”上官枭递给颜鸢璃,颜鸢璃面颊微红,欣然接下了。

“那咱们走吧。”上官枭刚要迈步突然一股痛感窜上心头。

瞬间全身仿佛被雷电贯穿了似的,痛彻骨血。上官枭痛得立刻倒在了地上。

“枭!”颜鸢璃下意识去扶他,却被反电到,坐在地上。

“不要碰我!”上官枭喊道。“龙丘啊龙丘,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吗?”

“这是骨技的铭刻,放心。挺过去就好了。”上官枭咬着牙说道。

一阵暴响,黑色的闪电狂策,几人被轰退了好几步。

“镇雷司骨,昀然看来你不是唯一有骨技的人了。”上官枭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说道,颜鸢璃见此赶紧跑过去扶住他。

“不愧是少主。”昀然赞道。

突然,龙棺里开始颤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上官枭猛的一回头,突然发现棺中坐起了个身高近九尺的壮硕男子,身上披着龙铠,双肩是两个吞首,胸前两块淡蓝色混杂着银色的两个胸甲,中间刻着一些龙族文字,头上带着甲胄,但面部还有铁护,将脸挡得是严严实实的,似乎仅露出一双眼睛的位置。而那双眼睛确实奇怪,似乎仅是两个空洞,几人打量着这个铁甲,似乎里面是空的,但他又会自行坐立。

大家还在看着。突然,那厮腾空而起,小臂向后一崩,竟然弹出两个长刀来,直指几人。雨寂见势,一个滑步,挡在大家面前,灵动银水流瞬间展开,形成银幕。

就在那双刀接触到灵动银水流之时,原本坚硬无比的硬化灵动银水流竟然被那厮沾下一丝流银。

“自找苦吃!”雨寂也顺水推舟,将魂武尽数注入那厮体内,谁知那铠甲内部果然是空空一片。

“这铠甲内部,竟然是空的?!”雨寂大为诧异,但他在铠甲胸部似乎寻到了一个晶石状的东西。

“上官,这里面有个晶石,似乎时他的心脏。我的魂武可以轻而易举控制他。”雨寂说道。

雨寂继续注入更多灵动银水流,慢慢讲铠甲内部填满。俄顷,信息借着灵动银水流进入了雨寂脑中。

“原来如此!”雨寂终于知晓。“此物并非活物,而是龙族特有的傀儡,是需要用龙族特殊软流金属注入后,通过龙铭驱动的。但是好巧不巧,我的魂武的作用同那流金一样,甚至可以更好地控制这家伙。”雨寂说着,控制着龙傀做出一些动作。

“这龙傀的名字叫龙玄壳傀,看来命中就和我有缘。”雨寂欣喜地说道。

“那自然是更好,就当做是龙丘先生送你的吧。”上官枭欣然说道。

“这龙玄壳傀的实力也是非同小可,如果我的精神力再强一点,或许可以让他发挥到接近结魄境的水平,况且这家伙是速度型,神上还有许多暗刀隐枪,明显是个杀手,杀人于无形。”雨寂一阵唏嘘,看得出来,他十分喜欢这个龙玄壳傀。

“此行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我们准备出陵,可以回家了。”上官枭收起龙钥和那块不知有什么作用的鲜红石头。

“呼~终于要回去了呀!”颜鸢璃装模作业地伸了个俏皮的懒腰,悄悄凑到了上官枭身边。

“枭哥,这棺椁里还有许多名贵之物和功法玄器啊!”言柒说指着遍地的宝物说道。

“不必了,就让这些无声的器物好好祭奠那个永辞凡世的游魂吧。”上官枭说罢,按照之前的路,原路返回,心中回想起那棺材里长眠着的巨龙的影像。

“龙丘……相见恨晚啊……别了,龙族的帝王,冰玄的翘楚!”上官枭心中默念着,走出了龙墓。

“看来逸龙逸躅的旅程要告一段落了。”樊羽说道,随后将目光投向雨寂。“你会跟我们一起从逸龙逸躅内出去吗?”

上官枭也看了过来,雨寂踌躇了一下,随后似乎突然有了什么灵感似的打了个响指。“当然!”

“太好了,我们有多一位朋友!”言柒凑过来说道。

“去和玄体宗的各位道个别,我们要回东城国了。”上官枭和大家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示意,上官枭便向玄体宗的驻地走去,几人也跟了上去。

“你说,这遗龙逸躅的天空,为什么没有太阳。”颜鸢璃绕在上官枭身旁,清澈的眸子望了望天空,他问道。

“因为……天不一定有一个源头。”上官枭语重心长地说着,“逸龙逸躅的天空,虽然没能迎来太阳,但迎来了黎霞!”上官枭坚定地说道。

樊羽将手搭在上官枭肩膀上,众人皆向黎霞映在天幕上的光影处望去。云很厚,很厚……但仍然不能阻挡倔强的光线钻出屏障,挣开桎梏!

……

“你们回来了!?”武铁前辈看到回来的几人,即可停下了手边的工作,热情地走了上去。“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收获!?”武铁欣慰地看着几个少年。“找到那里了吗?”

“当然,有枭哥在,自然是轻松!”言柒自信地说道。

“什么!你们竟然找到了!”武铁都快被惊掉了下巴,“本想热情一点,让他们不那么难过,竟没想到这帮年纪轻轻的孩子竟然真的找到了!”武铁心中悄悄念叨着

“你们是如何寻到的?!之前数名结魄境高手昼夜不停地寻觅,也未尝见其身影,你们这些结气境的孩子是怎么做到的!”武铁仍然不敢相信这些孩子办到了许多高人几十年都没办到的事情,周围几个玄体宗的弟子和遗龙逸躅内刚刚组建的亚境王朝的权贵和统治阶级的代表都凑过来了。

“这几位是玄体宗的弟子吧,我之前有见过。”上官枭伸出右手握手示意,“但这几位是什么人,陌生脸。”

“你们有所不知,这是遗龙逸躅内新王朝的领袖人物,他们在暗中反对罪碾门已久,理所应当接下这遗龙逸躅的统治权。”武铁解释道,“不说那个你们是如何寻到龙陵的!?”武铁继续问道。

“龙陵!你别告诉我这些小孩寻到了那十几个结魄境高手都没能找寻到的龙陵!”一位身材高挑,体态偏胖,皮肤很黑的中年男子说道。

“当然,我们的确寻到了哪里。”言柒回答道。

“不可能!你们这些孩子顶多十五六岁,有凝气境吗?”那位男人有些不敢相信,带着点讽刺意味说道。

“结气?”上官枭笑了一下,随后一团黑黝黝的气团渐渐升了起来,随后就是一阵强大的压迫。“兄弟们,让他们看看我们是不是凝气境?”上官枭怪笑着,放出魂武。

“裂星劈天狮”养气二重

“淑影千重樱”,养气四重

“月轮银翼凰”,养气二重

“灵动银水流”,养气二重

“战兽体”,养气一重

而上官枭也是养气一重。

“十五六岁的一群孩子……竟然达到了养气境!”那男人猛然后退几步,踉跄起来,身体摇摇欲坠。旁边的人见此状况,赶紧前去迎接,但仍止不住仍旧下滑的下颔。

“不过也情有可原,一般来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也就玄气出头,凝气左右吧。”上官枭见之前那人的奇怪语气,气不打一处来,现在反讽起来,倒也是解气。“可惜谁料我们如此特殊,天赋异禀呢?倘若你连如我辈般的少年,可见你的见识不长呀!”

“你,你……你!”那男人指着上官枭的鼻尖,怒不可遏,冲冠眦裂。“这帮孩子的天赋确实恐怖,我虽然说是遗龙逸躅内唯一的国家,亚境王朝的王,但这般天骄身后必然有背景。可能是大陆级别的势力,这可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万一要是惹了他们,到时候没准可能会引来灭国之灾!”他心中想道,“小友,是我唐突了!在下言语不佳,若是碍了小友,还望海涵啊!”那男人瞬间转变态度,阿谀奉承起来。

“好了好了,别说那些了,你们来找我是有何贵干啊?”武铁试图缓和尴尬。

“咳咳。”上官枭读懂了武铁的意思,便没在刚刚那个话题了。“其实我们来,也是道别的。”

“道别!你们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武铁追问道。

“对,我们已经准备走了,我们来遗龙逸躅的目的已经达到,实力也增长神速,现在该回去了。毕竟学院那边我们只有一月假期,时间快到了,该回去打点一下了。”上官枭解释道。

“没有关系,我们一定会再见的,下一次,你的那个有战兽体的天才小少年就可以交给我了!”武铁拍了拍胸脯承诺到。

“那还多谢武铁前辈”昀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打了一个激灵,便作揖拱手,答谢道。

武铁摇了摇手示意昀然“那你们一路走好。”

上官枭点点头,便带着大家走出了房间。

“你究竟是怎么认识这一群神人的!”那个亚境王朝的王仍然心有余悸,不禁问道。

“他们救了我……”武铁目视前方,凝望他们走出庭院,缓缓说道。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