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并蒂难为双生花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南宫钥静静地端坐在床边,看着摆放在不远处的编钟有片刻地愣神。眼前好像还有一位艺人投入而庄重地与乐器交流,耳中响起熟悉的弦律,意境深阔,玄妙空灵……

以往在大殿上陪着南宫嚣静静欣赏音律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眼下,像这样日日呆坐的日子已过了一季,亭院中的花也开了一季,已入秋,花瓣如她一般慢慢变得焦焉枯萎,可是看样子这样的日子还要无休无止地过下去。

“钥公主,天气转凉了,奴去把窗关上可好?”走过来的是一直伺候南宫钥的婢女琴芬。

南宫钥摇摇头,一对杏眼毫无光泽,只剩下一层灰暗。伴随着一声叹息,琴芬缓缓退了出去。南宫钥记不起自己是如何被迫跟着姬朝回到周朝王都的,这一回宫就被软禁起来,算来,离他迎娶南宫钰不过还有半月余。

周朝正是得意的时候,夺得君位,眼下又正要迎取她的妹妹南宫钰。她父亲也正是得意的时候,因为在当下看来他的选择是对的,他选择了周朝来改变曾国的运途。

南宫嚣自认忠于先王之遗诏并不觉得自己是在逆天行事。可是她却明白如今所有的种种只能招来最坏的结果。因人人都知,周朝得位不正。而天下诸候如今纷争不断,如此,只是落人口实,多了一个铲除南宫嚣的理由而以。

这此复杂的国事她不想理会,她只是想不通,她好好的一生为何要断送在这三个人手中,一个是曾对她温情以待的皇子;一个是她亲生的父亲;还有一个是她一胎同胞的妹妹。在这世上活了十五年,如今却要将这好好的生命送给她妹妹做新婚的贺礼。

哭不出来,许是哭过太多的原因吧。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怨天怨地、咒骂憎恨。可如今,她心中已如死灰一般,不会再去为了自己注定的结局伤心难过。

如今,她只望着南宫钰的身子能够好一些。虽然她亲妹妹想要她的命,但是她却望着她好,只有南宫钰好了她才不用死。

门口响起琴芬的声音,她正在向来人福身行礼。南宫钥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颤抖的手握在身后睁大眼睛直直地盯着门口,看着房门打开,一个俊朗青年款款而来。眼前糊了一层水气,胸中郁结难解偏偏手脚还不听使唤的有些发抖。

真是不争气,作何要如此害怕?就算他要拿她的命也还要等些时日,如今他说到底也会为了南宫钰好吃好喝地将她供着,为了用她这具身体去换南宫钰那具快要凋零的身子。听闻世上只有三位术士能行换魂之术,也不知他能否得幸遇到一位……

“阿钥……”

他的声音一如往昔般的温柔,她终还是流下泪来。他伸手去擦她脸上滑落的泪珠,被她偏头躲过。她不太想看他的脸,偏着头看着床角一语不发,只听见他重重地叹了一声。

这时,她突然有些想笑,不知是想笑自己的傻还是笑他已事到如今还要演戏。论演戏他是真的演得很好,好到她信以为真才有了今日这般种种。

她同周朝相识于偶然,但她却对他一见倾心。因她父亲的故她常常能见着他,终于,她对他吐露心声也得了老天成全。本是一桩美谈,一切却因南宫钰的出现而改变……

也许,是她的错。每一次二人出行,她都会带着南宫钰,当时不觉着有什么,只当是带着南宫钰一起散散心。她妹妹身子不好,从二人嗷嗷坠地之日起南宫钰就多病,大夫说至多活不过十四岁。

因她身子长得好,家中人便将大部分的爱都放在了自出生起就小了她一大圈的妹妹身上。妹妹娇纵着长大,她倒是活得粗枝大叶。

少人管束倒也是活得自由自在,只是幼时她常常看不惯妹妹被宠爱着长大。有时候二人一起她多拿了一样喜欢的东西,多吃了一口喜爱的糕点,先一步选了好看的头钗……妹妹都会生病。母亲说妹妹受不得一点刺激,她也白白挨了好些骂。

因为这些她处处都要让着她妹妹,必竟年龄还小,久而久之她心中也会有些酸楚和埋怨,会说一些难听的话,因为这个也挨了她母亲不少的打。

再后来,她就会刻意避开她妹妹,不去争不去抢给什么就是什么。倒是因为这样轻松了好多,自觉日子过得还算快活。

大了些她性子更加沉稳,人也懂事了许多。有一次在花园远远见着南宫钰咳出了好些鲜血,一张同她长得一样的脸涨得绯红,当下心中有些不忍。她得幸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而南宫钰却没得选。

她当时就想着只要是南宫钰还活着,她这个做姐姐的也当同家里人一样好好照顾她。

因此,哪怕是自己的意中人来了也要携着她妹妹一起见面、游玩。如今再来看,也不知当初是自己做了别人的嫁衣还是那二人早已暗通款曲,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傻子。

“阿钥。”周朝伸手去拢她额间落下来的一丝散发,她来不及躲开便只能僵着身子任他动作。

“你不愿同我说话吗?这件事是我负了你,但是如今我也没有办法,阿钰快要死了,我没有其他办法。”周朝的手顿了顿最后收回,他望着她,眼神有些复杂:“明日会开始祭天,许,三日后……”

南宫钥终于抬起头,泪痕已干在了脸上,眼神中只有恨。她强压着声音说道:“谢谢你来通知我的死期,你可以走了。”

周朝皱了皱眉,南宫钥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也不会向他求情,这样硬性的脾性倒是一点也不曾改变,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当初若不是见着了南宫钰,许这一场对于南宫钥的悲剧便不会发生。到底,是他负了她。她没有错,可是他为了自己所爱也没有错。

南宫钰同南宫钥长了同样一张脸,柔软得像水一样的性子常让他想保护她。他从没想过南宫钰竟也会爱上他,爱得那般小心翼翼从不愿让南宫钥知晓,只独自一人心伤难过。

他开始怜她,而从那一次南宫钰舍命救他之时起,他才发现他对她已由怜生爱。为了拖着那般柔弱的身子还要拼尽全力护他周全的南宫钰,他只得做一回罪人。

“我走了……若有来生,我还你。”

望着周朝远去的背影,她在心中默念着:若有来生,愿你我永不再相见。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