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普罗米修斯之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这一切发生,只在刹那之间。

在座宾客皆慑于刚刚那一次电闪雷鸣之威,久久没有言语。

克拉克也暗自惊讶,这二平日看来温婉可亲,但实力却如此恐怖,她使用的应是一种预言之术,预知与预言,那可都是逆天的力量。

二飘起的头发在电闪那一刻,已缓缓垂落,她面色变得惨白,整个人就如虚脱般,斜斜被一扶住。

预言之术,威力巨大,显然也颇耗精力。

一轻轻扶着二坐下,转身看向地上人,片刻后,淡淡道:“原来是夜魂盟的传梦,我听闻贵盟梦族有一种梦呓之术,可控制人无意识发声,这次见识到了,果然不凡。”

怪影此时已从十三的大手下逃出,闻听此言,站起身,跑上前去,盯着那人仔细打量一会儿,破口大骂道:“传梦!你这个该杀的,我哥与你交情不薄,你为何陷害于我!”

他一边骂,一边就要伸脚去踢,却被随后跟上的十三单手拉开。

夜魂盟?克拉克一怔。

夜魂盟的人,算起来,他已接触过两族,雾族可化身为雾,影族则可匿形于影,这梦族看来是类似一种意识控制,不知夜族的秘术是什么,也不知他们是如何得到这些能力的。

传梦只呻吟一阵,气息逐渐平缓,努力挣扎将身坐起。

“传梦,你们盟主可来了?”一问道。

“嘿嘿嘿!对付你们这些人,何须盟主出马,只是我没想到……”传梦动了动身躯,嘶哑着嗓子说道。

他身上青烟已散去,满脸的焦灼痕迹也在慢慢愈合,显出原来的皮肤颜色。可见他实力非同小可,能从如此震人心魄的电击下生还,并很快复原。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一对十三点了下头。

十三嘿嘿一笑,他俯下身抓住传梦,道:“我还最烦话多的人,你的话就太多了。”

说完,一转身,抖手将传梦扔出平台。

传梦在空中手舞足蹈,发出一连串惨叫,像一只断线风筝,滴溜溜直向悬崖下翻滚坠去。

台上宾客顿时瞠目结舌,这一举动,干净利落,超出所有人所料,都无人来得及制止。

怪影吓得一下坐到地上,转身向座席位置急急爬去。

“利波塔提亚人,面对朋友,会真诚相待,面对敌人,却从不会优柔寡断,只有霹雳手段。”一朗声道。

他的目光如电,随着他的话语,在现场每个人身上扫过,只在三处稍微停留。

围观人群内立刻出现一阵骚动,有一人用力推开人群,拼命跑了出去,还未走几步,却一声惊叫,双足倒悬,腾空而起。

二十二如一只大鸟般盘旋飞回,将那人扔下。

紧接着,有一颗黄色流星闪入,随即又有一个人仰天翻滚,落在台上,流星尾焰散去,露出一人,是八,她今天着了一身黄色裙装,英姿飒爽。

台上空间再次出现扭曲波动,七不知何时早已消失,这次重新出现,手中也抓了一人。

此时,被捉来的三人,挤成一团,委顿在地,面如土色,瑟瑟发抖。

一只扫了这三人一眼,便道:“传梦只带了你们三个来,就敢在此地捣乱?”

话音刚落,十三大手连挥,已将三人远远抛出平台,众人只听到三串凄厉惨叫,回荡着颤抖尾音,逐渐远去。

一的霹雳手段,震慑全场。

七等四人并未回到座位,而是走到一身后站定。

现场鸦雀无声。

一再次环视一圈,继续接着上次被打断的话道:“在座各位,有许多是利波塔提亚多年故交,可以为我们见证,我们将……”

座席中忽有一人站起,大声疾呼:“利波塔提亚,就这样不问缘由,众目睽睽下杀人灭口,难怪不容于世!”

此人声音洪亮,正气凛然,位于克拉克侧后,他定睛看去,却原来是一名白发黑衣老者,并不相识。

一却微笑道:“史密斯先生,你是前岛主故交,不要激动,夜魂盟与我等宿怨颇深,这次派人来恶意构陷,只是试探,必有后手,我不采用这等手段,这幕后策划者,还不知要躲到什么时候,闹出什么花样。”

“那他们所说的,背叛岛主,并非属实吗?”史密斯先生继续问道。

“并非属实!”

“那霍华德岛主之子,詹姆斯何在?”

“詹姆斯岛主已远游。”

“远游十三年,还不回来?”

“岛主并非俗人,行踪自然不为人知。”

史密斯先生哼了一声道:“人不在,就可不遵守立下的规矩了吗?”

“岛主立下的规矩颇多,你是指哪一条。”

“我记得霍华德岛主曾留有三诫,何为第一诫?”

一收起笑容,毫不犹豫道:“利波塔提亚三诫,一戒婚恋繁衍。”

“这婚恋繁衍做何解释?”

“利波塔提亚人,因是合成者,不可有男女之事,男女之实。”

“违背者该如何处置?”

“沉睡!”

“那违背者为何至今尚未沉睡呢?”

“利波塔提亚人,据我所知,无人犯戒。”

史密斯先生问得急,一答得也急,一问一答之间,丝毫无任何停顿,只把克拉克听得云里雾里般。

“全知,全知,你枉为全知,我听闻却并非如此。”史密斯先生冷笑道。

克拉克心里一虚,自己现在也算是利波塔提亚人,这飞艇上和苏珊的事,莫不是被知道了?这前岛主为何立此规矩?

“史密斯先生所闻定是谣言,不知从何人那里听闻。”一问道,目光再次巡视全场,在场之人,感受到他目光中的冰冷杀意。

“我!”有人应道。

“你?”一完全出乎意料,他瞳孔骤然收缩,脸色阴沉下来。

那人站起,他就坐在白发老者旁边,有着鹰一样的眼睛,鹰钩一样的鼻子,此刻呼吸急促,有一道红润涌上苍白脸颊,似乎颇为激动。

“十七?”马上有几人惊呼出声,皆都是利波塔提亚人。

克拉克也险些也叫出声,十七?十七怎么会知道?

一原地背手踱了几步,步速极快,可见他内心极其激动,最后负手站定,低声徐徐道:“违规者是谁,十七,你说。”

十七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忽抬起头,双目若有一道猩红色彩,一闪而过。

“是四和七!”

观礼台上若有一阵风旋起,众人只感觉头顶的天空微微晃了一晃。

克拉克向四看去,她纹丝不动,端正坐着,头也未回,似乎这事与她无关,只见背影窈窕,一头乌黑长发,齐齐散落在她红衣之上。

“七!可有此事?”一转头问七道。

七本在他身后肃立,他正看向十七,目中若有电光喷出,听到一的话,沉默片刻,向前一步,咬牙低首道:“并无此事。”

“哈哈哈!”十七突然爆发出一阵怪异笑声,双颊几乎被红润占据:“七,你不敢承认吗?”

“守着这么多宾客,这等事不可胡说,十七,你给我坐下。”二扶着椅背,勉强站起身道,温和的声音中透露着严厉之色。

“哈哈!哈哈!我岂能胡说,我这里可是有真实凭据。”十七笑道,声音中透露着癫狂。

一物自十七手中升起,缓缓向前飞去,就如有人将它在空中托住。

飞经克拉克时,他看得清楚,是一把铜梳,上面镂空雕琢两只翩翩的彩蝶。

这看起来像是四的梳子。

克拉克心思飞转,将几件事串在一起,突然明悟。

一股寒意自他心底升起,他已隐隐感到不妙,忙将意识探入深海,急切等待小彩蛇经过第六对琴弦。

铜梳经过四的上空,故意停顿了片刻,方才继续缓缓向前飞去。

四依旧端正坐着,仿佛视若未见。

铜梳经过二时,自动落下,被二探手接住,她看了看铜梳,迟疑地看着十七。

“这铜梳是四房中的,早被我植入镜窥之法,记录了她与七的苟且之事,哈哈哈!你们一看便知,可是非常精彩。”

二手握铜梳,看看四,又转身看看七,最后目光投向一。

一对她微微点点头,将铜梳接过。

观礼台上又有一阵风旋起,众人头顶的天空微微晃动起来。

只听咔啦一声微响,似乎有物碎裂。

雪。

好大的雪。

鹅毛一样的大雪,自上空侵入观礼台,飘飘扬扬,只一瞬间就将整个平台占据。

原本的温暖一扫而空,一阵凉意从人头顶透入,又袭进心底,所有人的视野都浸在一片白茫茫之中。

在这天地一色中,四婷婷站立起来,徐徐向前走去,身上衣袂摆动,如一团在正在雪中烈烈燃烧的火。

众人的目光追随她走到台前,走到七旁边,又看着她转过身来。

她脸色惨白如雪,却带着一丝微笑。

“很久以来,我是四,我的名字只是一个数字,就像是……就像是一台机器,冷冰冰的,没有感情,反而是外界给我的名字――火舞,更好听,更有人情味,也……更像是一个……人,我很喜欢。”

她侧过身,双目注视着七,对着他伸出手。

她的手雪白娇嫩,在寒冷中伸展,像一朵孤独的冰花。

七脸色暗淡,叹了一声,伸手将她的手攥住。

一片片雪花在他们之间落下,雪后,是四清丽的面容。

“魔眼,我是火舞,我爱你!”

四轻轻地道。

她长长的睫毛上沾了几片雪花,却一眨也不眨。

这一刻,她的眼中只有他。

观礼台上,一片寂静。

雪,缤纷飞落,似乎下得更大些了。

ps:还是建议到网站观看,有时写错字什么的,会偷偷改。用手机端app看的,一旦看过,新改动就不会被自动更新,我看到你们看有错别字的章节,很是着急。

顺便再鄙视下这些写软件的,水平真好差,替他们着急。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