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普罗米修斯之怒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2023年7月16日,周日。

休斯做完礼拜,带着玛丽和克拉克从教堂里走出。

因家庭缘故,休斯自小就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这个教堂,他自从大学毕业工作后,已连续去了十多年。教堂的老神父,见证了他从一个化学系毕业生,到恋爱,娶妻,生女,生子,乃至恢复单身的全过程。

相比昏暗的教堂,德克萨斯室外午时的阳光分外明媚。

阳光照射下,休斯微微眯了眯眼睛,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之后辨别了下方向,向自己的汽车走去,玛丽和克拉克蹦蹦跳跳着地跟在后面。

休斯听到两个孩子嬉闹欢笑的声音,心里弥漫的都是踏实和幸福,但一缕思绪还是从角落爬了上来。他想到了自己美丽无比的妻子安娜。

“如果她看到如此可爱的孩子们,是不是就会回来了?”

这缕思绪如春雨后新长出的藤,攀爬,蔓延,覆盖,但紧接着又迅速枯灭。

那些隐隐的忧伤反而又露了出来,就像海潮退去,沙滩上露出的鹅卵石。

如平常一样,他摇了摇头,告慰自己:“这一切都是主的安排,感谢主!”

然后,继续向汽车方向走去。

“那是什么?”

他忽然听到玛丽在后面喊道。

休斯停住脚步,回首见到玛丽正一手拉着克拉克,一手怔怔指向天空。

四周教堂散出的人群也纷纷驻足,向天空张望。

蔚蓝色天空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行字。

“核打击:01:23”

“立即找到避难处!”

字不知为何物书写,庞大到覆盖了半个天空,辨别不出远近。字体通身发着红色的光,有的隐在云后,但依然透过云层清晰投射出来。

一阵风吹过,云层移动,但字却并无变形,刻在空中一样,也刻在人的心中。

数字忽一跳,变成了01:22,休斯的心脏也为之一跳。

他脸色大变,俯身抱起玛丽和克拉克,穿过惊奇疑问的人群,向自己的汽车奔去。如同得到了启示,人群也跟着三三两两急速散去。

家并不远,休斯在路上慌乱的车流还未成形之前,就成功返回。

玛丽和克拉克被休斯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在他们眼里,休斯是一个淡定从容的父亲,永远带着温和的笑容,但今天他的举动,却让他们吃惊。

休斯无暇回答孩子们的提问,冲入房内,立刻打开电视,在这过程中甚至踢散了克拉克刚刚搭起的积木城堡。

各个频道无一例外都在播映世界各地天空的画面。

巨大的字,浮刻空中,触目惊心。据不完全统计,全世界超过二百个城市的天空,在同一时刻出现了以当地语言书写的警告。

警告内容完全相同,在或明或暗的天空背景下,嚣张地宣示着它的存在。

电视画面里,人群都在不停仰望天空,疑惑着,恐慌着,骚动着。

“我不知道,我认为这是一个不好笑的恶作剧!”

一位中年男子在电视里愤怒的挥舞着拳头。

“我认为这也许是真的,我们应该采取措施,如警告所说的一样,找到避难所。”

一个年轻的女孩急速地说,表情慌张。

“这是天启,预示着审判日,我们的末日到了!”

一名脸上布满岁月刻痕的老者在悲叹。

此时,天空中的倒计时,小时的显示已结束,代之是分与秒的显示,数字变成一秒一跳,不依不饶恒定闪动着,固执而坚持。

59:23,59:22,59:21……

恐慌如火,倒计时的每次跳动,就在火中浇一次油,火就肆虐地蔓延。镜头里出现越来越多奔跑的人群,恍如躲避饿狼的羊群,已无人愿意停下接受电视采访。

窗外的街道上,有几辆车撞在了一起,斜斜停着,车里的人迈出,无暇查看,就匆匆弃车而去,很快街道就如满员的停车场。

电视上的女主持开始连线一些专家和政府人员,出现的面孔无一不透露着困惑茫然。

这字是如何出现的?

不知道……

这是否是个恶作剧?

不知道……

这是谁干的?

不知道……

最后,主持人只好宣称,也许大家目前做得对,是该考虑去避难所了。屏幕上打出如何找到就近避难所的提示。

和平了很多年,但近几年,世界局势暗流涌动。

以中东危机为起点,世界格局被反复洗牌,几年内,土耳其被俄罗斯占领,两伊地区则被以色列攻占。东亚地区的朝鲜三小时内被统一。南亚的印度则在与巴基斯坦的战争中失去了三个州。而新加坡在武力威胁下重归马来西亚,马六甲航路被马来西亚完全控制。

这些纷争带来的副产物就是,为保证自身国土安全,各国不得不纷纷通过各种手段来拥核自重,以震慑明里或暗里的敌手。

与之相应的是,不知为什么,核技术很配合地成为每个国家都可拥有的秘密。

从不同渠道获得核秘密后,世界上大半的国家纷纷通过核试验的方式来昭显自己的力量,核不扩散条约形同虚设,甚至连瑞士也在北极冰川下,进行了核裂变实验。

核技术莫名其妙的泛滥带来短暂和平,也带来了毁灭的危机。对此各国政府实际已有些准备,各地都建立和重启了些核避难所工程。今天,也许是这些避难所工程派上用场的时刻。

休斯脸色深沉,迅速收拾了些东西,来到玛丽和克拉克面前。

克拉克哭丧着脸坐在地毯上,玛丽正给他整理散落的积木城堡,看到休斯,玛丽忽闪着美丽的眼睛想说什么,被休斯制止住。

“孩子们,仔细听好了,带上你们心爱的玩具,跟我来。”

玛丽拉起克拉克,将一只大大的玩具熊塞在他怀里。

“给,克拉克,这是你最喜欢的。”

“玛丽,我还要那个玩具兵。”

“给!”

50分钟后。

天空的倒计时最后一闪,数字清零,红色字迹滞留片刻,毫不犹豫地隐去,就如从未曾出现,世界一刹那变得死般沉寂。

不,不完全沉寂,有阵沙沙声正透过寂静传来,声音几乎细不可闻,却将空气勾勒出微微震颤,震颤如夜里吐信的蛇,温柔地缠上人的肢体,又从肌肤蜿蜒攀爬而过,留下一路战栗。

一道奇异的光亮突然闪起,闪亮处有一朵巨大蘑菇云悄然出现于城市的地平线。几乎同时,又是一道奇异的闪光,有一朵蘑菇云从地平线另一处出现。紧接着,一朵朵蘑菇云在一道道闪亮中次第升起在远处天边……。

大地是雨中的池塘,蘑菇云便是池塘里溅起的纷飞水滴。

每颗水滴都是那么的优雅,如舞台上缓缓起舞的歌女;每颗水滴又是那么的霸气,睥睨天下,不可阻挡。水滴升到高处甚至停顿了片刻,释出俯视众生的威压。时空之河在这种威压下噤若寒蝉,停止了亘古以来的流动,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然后,水滴就轻轻抖了一下,这一抖就将禁锢时空的枷锁击得粉碎,时空突然加速。以水滴为中心,狂暴的能量向四面急速膨胀碾压,如脱缰野马,巨大冲击波带着尖利的呼啸,抵着天地席卷而来。天地失色,陷于噩梦里最汹涌无情的海。

城市林立的建筑,不过是滔天巨浪中无助的片片小舟,在初一刻杨柳般摇曳不定,但在瞬间后就雪崩离析,残骸加入能量流,被挟持着穿过城市继续向远方奔去……

核打击……竟然真的来了。

不过短短数十秒,纽约,芝加哥,伦敦,巴黎,东京,北京,上海,墨西哥城,这些蜚声文明世界的都市,被夷为平地,大地一片疮痍。

席卷世界的核暴,将无数物体变为尘埃,狂暴的能量乱流把尘埃吹入天空,遮天盖日,地球如同多了层厚厚的壳,壳下是永夜,寒冷,与孤寂。

人类进入废土时代。活下来的人,被称为幸存者。

ps:为什么会写这样一个故事?以及故事的起源背景?

有这些问题的话,请到创世中文主站的作品目录,下有作品相关,里面有解释。

这些内容,在手机端和触屏版竟然都不显示,真不知道这些公司的软件都是怎么写的,鄙视。

为什么要鄙视,当然要鄙视,不然难道是我笨,没找到?

那是不可能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