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活人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我姓陈,叫陈九章。九章算术的九章。我是四川人绵阳小冯岗人。

老头子说是因为在捡到我的时候他手里正拿着《九章算术》这本书,于是就十分不负责地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所以我一直怀疑如果那会儿他手里拿着一本《十万个为什么》,他丫的会不会就把我取名叫陈十万了。

老头子说他是在阴历七月十五的时候捡到我的,所以我随他姓陈。

老头子是我们那的神棍,当然他自己一直吹牛逼说自己是天师。他平时就靠着附近村子里的白事赚点死人钱,有时候也偶尔客串当个风水先生啥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市场需要我做什么我就是什么。不过有一次他给我们村二牛指了一块风水宝地葬他娘。结果二牛两锄头下去就刨出来一个大红棺材。大家知道葬先人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挖到别人的墓穴。于是二牛气得一下就把老头子给掀沟里去。后来二牛他媳妇堵着我们家大门足足骂了三天,老头子自知理亏屁也不敢放一个。

以后就再也没人找他看风水了。

但是平心而论老头子还是有些本事的,这个过一会儿我们就说到了。

其实我小时候一直都挺自卑胆小的。一方面是因为孤儿的关系,另外一方面就是因为我家老头子的职业原因,害得我在学校里一直被人嘲笑是小道士。不过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发的一件事让我改变了对老头子的印象。

我们山里娃小时候上学都要去镇上的中心小学,一路上跋山涉水要走一个多小时。那天我和同学的三宝留在学校值日打扫卫生,等放学往家赶的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大家知道冬天天黑的特别快,所以等我们走到村外的时候天就已经基本全黑了。不过这在我们山里也不算什么,天黑回家都正常的很。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心里总是慌慌的,感觉特别不踏实。要是在往常我们一路回来总能碰到几个熟人,但是今天边上黑灯瞎火的半点声音都没有,实在是瘆的慌。

“九章你看那里有灯笼!”

走在我边上的三宝突然捅了捅我,指着路边不远处对我说道。我一看这哪里是灯笼,明明就是鬼火好吗。我们这里有规矩说不能盯着鬼火看,不然的话是要被勾魂走的。于是我连忙拉着三宝说道:“我们快点回去,奥特曼要开始了。”

想不到我拉了一下三宝居然纹丝不动。他把我的手一摔,直挺挺地就朝那边走去了。我注意到他的脸色有些铁青,好像是生病了。但是刚刚放学的时候他跟我有说有笑的,不是这样的啊。

我一咬牙连忙就追了下去。可是这才一眨眼的工夫我就已经看不到三宝人在哪了。不过那两盏鬼火还在,我于是一脚深一脚浅地往那边走去。

走到鬼火尽头才发现那里是一个小山包。小山包中间裂了一个洞,里面黑洞洞的。两盏鬼火就是从那个洞里发出来的,绿幽幽地特别吓人。我估计三宝是跑到这个洞里面去了。

我从小山包上滑下来,见到前面立着一块墓碑。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嗓子眼了,这哪里是小山包啊,明明就是个坟墓啊。而且还是一个裂开来的坟墓,那鬼火就是从墓穴里发出来的。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了村里老人们提起过。我们村小冯岗原本是叫小坟岗,边上其实是大片荒坟。后来大家觉得这名字不吉利才改成小冯岗的。

我这人本来就胆子小,一想到这个典故更是连寒毛也竖起来了,于是撒腿就往家里跑。但是没走两步又停了下来,心里还是不放心三宝。

于是我蹲在那个墓穴边上轻声喊道:“三宝,你在里面吗?不在的话我就回去了,晚上还要写作业呢。”

我打定主意喊三声就好。要是他还不答应我,那我就回去了。

连喊了三声以后没回应,于是我站起来准备回去叫人。可是千不该万不该我竟然脚底一滑,一个踉跄就掉了下去摔在墓穴里面。

“哎呀妈妈啊!”

这一下差点没给我吓个半死。我连忙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想要往外面爬。但是我突然就看到三宝坐在我的对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看到三宝没事我的心顿时放宽了一些。我推了推他骂道:“你差点吓死我了!信不信我告诉你阿爸,他肯定揍死你。”

三宝的阿爸就是二牛,没错就是那个把我家老爷子掀到沟里去的二牛。他白天揍起三宝来,那动静全村人都听得见。当然他半夜揍起三宝他娘来,那动静也全村都听得见。他娘那个叫声听起来又惨又高兴,咿呀唔呀的。几乎每隔一天就有一次,老头子每次一听到就魂不守舍的。三宝有一次偷偷跟我说他爸总是脱光了衣服在骑在他妈身上打架,简直太残暴了。

我推了一下三宝,他却纹丝不动地坐在那里。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凑近了一点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就把我的魂给吓没了。

他的后背上背着一具白骨。骷髅头架在他的肩膀上,两盏绿幽幽的鬼火就是从骷髅的眼睛里发出来的。那骷髅见到我凑近了,似乎还咧开嘴巴笑了一下。

我屁滚尿流地往后退去。这个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从上面伸了下来,一下就把我提了上去。到了上面我才看到老头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这里,刚刚就是他把我提上来的。

我刚要开口说话,就见到老头子又跳到墓穴里去了。过了好一会儿工夫他才背着昏迷不醒的三宝从里面爬出来。老头子拉着我的手叮嘱道:“回家,千万不要回头。”

不过小孩子的好奇心就是这么麻烦。老头子越说不能看,我就越想往后看。到了村口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扭头朝后面看了一眼。

我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小胖娃在村口柳树下徘徊,他见到我回头咧嘴一笑,顿时就不见了踪影。

“啪!”

老头子一巴掌扇在我的头上,印象中这是他第一次打我。他对着我骂道:“让你别回头你聋了吗!”

我从没见老头子这么凶过,当时就“哇”得一声哭了出来。老头子见状语气也缓和了一些,他把三宝放在床上道:“去找点黄纸和香过来。”

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我很快就拿着这些回到房间里。老头子这个时候已经把三宝衣服脱掉了。我偷偷看了一眼,发现三宝的小腿那里有一道黑色的手指印,就好像是被人用力抓住小腿以后留下的。

“屋子西北角和门口烧两堆黄纸,东南角点三根香。记住,香只能插三根。一根也不许多,一根也不许少。”

老头子头也不回地对我吩咐道。我虽然不知道他要干嘛,不过还是嘟着嘴巴照做了。但是不知道是火柴受潮了还是怎么回事,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出来一点火星。结果这黄纸和香还没烧几下,就被一阵阴风给吹灭了。

我连忙跑回去叫老头子。走到床前我看见老头子正在给三宝喂水。那杯水里浮着一些黑黑的黄纸灰,也不知道三宝喝了会不会拉肚子。

我手忙脚乱地对老头子说火点不着。老头子皱着眉头道:“不好办哩,这鬼娃娃怕是会赖着不肯走。”

“哇!”

这个时候三宝突然趴在床上吐了一滩黑水。这会儿他的脸色蜡黄蜡黄的,吐完了以后又闭着眼睛昏过去了。

我白了老头子一眼。我心里担忧道这下可好了,刚刚给三宝喝了不干净的东西害得他吐成这个样子。他娘知道的话肯定又要来堵大门骂了。

“三宝他怎么还不醒呢?”我担忧地对老头子问道。

“还醒啥,三娃子的魂都没了!”

老头子眼睛一瞪,说道:“去叫他娘过来,要喊魂哩!”

【作者题外话】:新书上传,希望大家喜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